•   學習園地

    快速導航

    職業教育成功的關鍵在于企業實踐

    職業教育成功的關鍵在于企業實踐

    2017-01-09 宮玉玲

    德國職業教育的經驗備受世界關注,在前年的G20峰會上,20國集團首腦一致倡議學習德國職業教育經驗, 從而降低青年失業率。德國職業教育的核心是雙元制職業教育,企業實踐是其最為重要的一環。“判斷是不是現代學徒制一個簡單而重要的標準,是看企業是否給學生津貼,哪怕是一塊錢。”北京師范大學職業與成人教育研究所所長趙志群表示。
    德國職業教育培養的技能型人才享有與工程師不相上下的經濟收入和社會地位,他們堅信,在生產服務一線直接創造價值的技術工人同樣是國家最重要的人才。

    職業教育居然有如此魅力。德國的職業教育體系是怎樣的?其教師培養制度與課程體系又是如何構建的?帶著問題,本刊記者專訪了趙志群教授

     
    經濟社會發展得益于成功的職業教育
     

    記者:大家都在談職業教育,具體來說,成功的職業教育有哪些標志?

    趙志群:成功的職業教育不僅要滿足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需要,還要讓年輕人由此獲得體面的工作和報酬,以及繼續發展的機會。受教育方和需求方,兩者缺一不可。

    年輕人從學校教育過渡到勞動市場需要邁過兩個門檻,第一個是從普通學校教育到職業教育,第二個是從職業教育到就業。如果用純學校教育模式,第一個門檻會比較低,但從學校教育直接邁到勞動市場的門檻會很高;如果采用純企業或社會培訓模式,兩個門檻幾乎就合成了一個, 門檻很高。 只要有一個門檻高,過渡就有可能失敗,年輕人不能順利從學校教育過渡到勞動就業,就會失業。德國雙元制職業教育有效地降低了這兩個門檻。

    記者:所以很多國家都學習德國的職業教育模式, 因為它能大幅降低青年的失業率?

    趙志群:是的。采用雙元制模式的國家還有瑞士等國,因為它讓不同的學習者都能充分發展自己的能力, 找到適合生涯發展的道路,所以這些國家的青年失業率一般都比較低。較低的青年失業率有利于社會穩定。德國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如果在職業教育方面省了錢,將來可能會用這些錢去建監獄。這說明職業教育對社會發展和穩定承擔著重要的責任。

    企業開展職業教育能大幅降低招聘成本。德國的企業認為,如果自己不培養技能型人才而去勞動市場上找,不僅招聘成本很高,新員工還需要大量崗前培訓,企業認同感和企業承諾也不高,最終增加了人員成本。

    記者:在職業教育相對成功的國家生活,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趙志群:服務意識好,這不僅體現在對大環境的營造上,還表現在對細節的關注上。

    記者:服務意識跟高等教育普及化程度有關系嗎?

    趙志群:事實上,一個國家的高等教育普及化程度和其發達水平或競爭力之間并沒有必然的聯系。OECD 國家高等學校毛入學率統計數據表明,近年來全球競爭力連續排名第一的瑞士, 其高等教育的毛入學率幾乎是最低的,僅為 30% 左右。

    記者:從 OECD 國家統計數據看,就業結構與高等教育畢業率之間是否有關系?

    趙志群:加拿大就業人口中,接受過本科教育的比例占一半,但僅有22%的人從事高技能工作。換句話說,一半以上的高校畢業生從事的是低技能的工作。美國有近40%就業人口具有本科以上學歷,但從事著高技能工作只有20%多。這些反映了就業結構和教育結構之間的不匹配,即所謂的結構性失業。相反, 在德國、 瑞士等現代學徒制做得好的國家,就業結構與教育結構相對比較和諧。

    從絕對數量上看,一個國家需要最多的是那些工作在生產服務一線直接創造價值的、高素質的應用型人才,這與高學歷沒有必然的聯系。在教育結構上,我們不能一味追求高學歷,而應努力實現就業結構和教育結構之間的協調。

    記者:是不是在職業教育相對比較成功的瑞士、 德國教育結構和就業結構比較協調?

    趙志群:是的,他們的成功表現在采用了雙元制職業教育制度。這是一種典型的現代學徒制,即企業培訓與學校教育相結合的合作式職業教育模式,它是現代職業教育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與傳統學徒制不同的是,學徒不僅僅跟著師傅學習,還要在學校學習理論課和文化課。

     
    德國現代學徒制的重要特征及獨有的教師培養體系
     

    記者德國的現代學徒制有哪些重要特征?它的職業教育體系具體是怎樣的 ? 

    趙志群:德國的現代學徒制叫雙元制,有企業和學校兩個學習場所,學生在兩者之間有規則地交替學習。在企業,學生的身份是學徒,學習過程與生產過程相聯系,在生產過程中學習;在學校,學生繼續完成文化和理論課的學習。

    企業是最重要的教學場所。每周 5 天中,學生 3-4 天在企業學習,1-2 天在學校學習。針對不同專業,企業和學校的學習組織形式不盡相同。 如學生可以連續在企業學習一段時間,然后再連續在學校學習一段時間。

    雙元制職業教育有兩種不同類型的老師,一是學校的理論課教師,二是企業的實訓教師。雙元制職業教育的經費也有兩個來源,學校經費由政府公共經費支付,企業培訓則由私營企業投入。德國的中等職業教育有兩種類型,一種是校企合作的雙元制職業教育,這是中等職業教育的主要模式,其學生占中等教育學生總數的約80%。不同專業(在德國叫培訓職業)的培訓期限稍有不同,大部分是 3.5 年,少數專業較短。第二種是全日制職業學校,只針對少數職業(如護士)或在一些經濟發展欠發達的地區,占比例較少。不管采用什么模式,學生在學習結束并通過結業考試后,都可拿到國家認可的職業資格證書。

    中等職業教育畢業之后,如果想繼續深造,學生可以接受各種形式的高等職業教育。例如在工作幾年后,可以參加師傅學校或技術員學校的學習, 畢業后拿到師傅職業資格證書,就具備了獨立開業的資格。另外還可以到應用科技大學學習。

    記者:您談到德國職業教育教師有兩種類型,在教師培養上,有什么獨特之處?

    趙志群:職業學校教師和企業實訓教師的培養途徑不同,知識能力結構也不一樣。

    職業學校教師在中學畢業后接受至少5年大學教育獲得等同于碩士學位的國家考試證書,之后再接受教師學院的教學法實踐培訓,培訓時間略有不同, 為一年半到兩年。 可以說,職業學校教師入門時已經是半個博士了。除理論課程學習外,教師還得有至少10個月的企業實踐經驗。統計數據表明,德國大約 2/3 的老師接受過正規的職業教育,即至少有3-3.5年的企業實踐經驗。

    要想成為實訓教師,中學畢業以后要接受3.5年的職業教育,至少有1年企業實踐經驗后再去接受師傅學校的教育。師傅學校最短學制1年,之后還要到州立教師學院接受1年的技術教師或實訓教師培訓。所有這些教育完成之后才可以承擔實訓教師或學校實習指導教師的工作。另外還有年齡的要求,一般是26歲以上。兩種教師相互配合,成為高質量雙元制職業教育的重要保障。

    記者:這些老師的收入高嗎?

    趙志群:職業學校教師的身份是高級公務員(部分州為政府雇員),其工資與政府的高級公務員或工程師相當,例如職業學校校長相當于州副部長,幾乎是最高級的公務員。

    德國職業教育培養的專業技術工人的社會地位也非常高。只要獲得了技術工人資格,大家就會非常尊敬你。

     
    職業教育的首要任務是學會一個職業
     

    記者:職業教育首要的任務是什么? 

    趙志群:首先是讓學習者學會一個職業。普通文化教育課程很重要,但它是義務教育階段的核心任務,而非職業教育階段最重要的任務。大哲學家康德說過:“人真正的成熟是職業的成熟”。職業教育中的專業教育同樣也是公民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包括職業道德。做面包的人做不好面包,理頭發的人理不好頭

    發,這不能說是合格的社會公民。實際上我們不需要也不可能讓每個人都會背唐詩三百首。踏踏實實地把自己的職業工作做好,這是第一步。

    記者:在學習內容上如何保障?

    趙志群:德國職業教育課程內容由國家統一開發,對職業學校和企業的教學內容都有相應的硬性規定。德國的《企業培訓條例》即我們所理解的企業教學大綱或企業教學標準。作為國家的一個《條例》,在很大程度反映了國家的意志,違背了要受到相應的處罰。學校教育內容由各州的《框架教學計劃》規定,制定的基礎是《企業培訓條例》,規定職業學校教學的內容與時長。

    記者:除教師外,您認為德國職業教育之所以能夠成功,還有哪些保障?

    趙志群:首先要有穩定統一的專業 (職業)名稱,開放的和發展性的職業標準內涵。每個學徒所在的培訓企業的培訓職業名稱一致,保證其培養的學徒得到全國認可。

    其次,要有通暢的職業發展途徑。雙元制職業教育是人才成長的立交橋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學生畢業以后如果還想繼續學習,可以接受師傅培訓取得師傅職業資格證書。也可以通過不同途徑繼續到應用科技大學,甚至研究型大學學習。

    第三,提供較寬的職業基礎教育,并滿足一系列具體崗位的要求,即所謂的寬基礎復合型人才培養。德國有十幾個職業的350多個專業,每個職業領域所有專業第一年上的課完全相同,第二年按照大類上課,第三年才按照具體專業上課。這樣可以保證在勞動市場需求發生變化時,學生可以輕松靈活地做出應對。

    第四是實習生特有的法律地位。德國的職業教育法律機制較為健全。在學習期間,企業會與學徒(生)簽訂一種特殊的合同,即《培訓合同》,確定有關職業教育的所有事宜,如學習期限、學習內容及其安排以及培訓津貼等。

     
    缺乏實踐土壤的職業教育無法健康發展
     

    記者:德國的雙元制在中國也引進多年,但仍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原因是什么? 

    趙志群:職業教育學習的內容是工作,學生只在黑板上“種莊稼”或在黑板上“開機器”,是永遠學不會工作的。企業學習對成功的職業教育必不可少。我國很多同仁始終很難理解為什么德國企業愿意投入人力財力去培養技術工人。事實上,對職業教育的投入,并不一定成本巨大。有人計算過,在德國,學徒在第一學年干不了多少活,企業對學徒的投入可能是凈投入;第二學年,學徒已經可以給企業干一些活并創造一些效益,雖然學徒津貼有所增加,但對企業來講可能是不賠不賺的;第三學年,學徒的生產效率和質量已經與正式工人差不多,但其拿到的津貼僅相當于正式工人工資的 1/3 左右,所以是“廉價勞動力”。三年算下來,大部分中小企業對職業教育的投入是有回報的。

    大型企業對職業教育的總投入可能是凈投入, 因為要建立獨立于生產之外的培訓中心、聘用專職實訓教師。但如果是技術工人由于技能不過關而損壞了這些大型設備,那損失可能比培訓投入高得很多。這是大型企業愿意承擔職業教育工作的重要原因。

    如此看來,企業、學校、行業組織等利益相關者能很好地參與到職業教育中,是因為這樣做能夠反映他們各自的需求,這是職業教育成功的重要因素。

    我國職業教育現在遇到的很大困難是學校一頭熱,愿意和企業合作,但企業沒有太高熱情去參與,大多數企業把對職業教育的投入看作一種經濟負擔。很多大型國企限于機制等原因缺乏培養技術技能人才的動力。處于弱勢地位的民營企業游走在生存的邊緣,在人才培養方面更是無暇顧及。

    技術技能型人才只有在實踐中得到培養,缺乏真實實踐土壤的職業教育,很難得到健康的發展。

    記者:與德國相比,您認為中國的職業教育欠缺的是什么?

    趙志群:我國職業教育課程的學術性太強。有研究發現,按照理論知識學習時間比例計算,很多中職工科類專業的基礎理論課程比例都超過了清華。 很多教師也是從學校到學校,缺乏實踐經驗。教汽修的老師不會修汽車而只會講發動機原理,這在中國不是個案,這樣的老師怎么可能教出會修汽車的學生?

    記者:中國有比較成功的職業教育嗎?

    趙志群:當然有,而且各種層次、各種類型的職業院校都有成功的案例,只是從面上講還不很普及。我看到廣州的一個技師學院,竟然有一個班招了二十多個本科畢業生。這些本科畢業生為什么愿意重新回技工學校來學一技之長 ? 答案不言而喻。

    記者:國家為大力發展職業教育,已經出臺了很多政策。您認為,作為政府還應該做些什么?職業院校還應該做些什么?

    趙志群:我們需要真正關注社會的需求,以及企業的需求,并真正考慮學生真實的學習能力。

    有一個現象值得我們思考:韓國和我們有類似的文化,過去也是所有人都追求高學歷。他們發現,等大家都讀了大學后還是找不到白領的工作。花了很多錢、很多時間,最終出來還是當工人,于是老百姓怨聲載道。而另一方面,企業找不到足夠的技術工人。韓國進行了一些改革,允許高中畢業生考上大學后保留學籍到企業工作, 想讀大學, 隨時可以回到學校。人們慢慢發現,不上大學并不意味著沒有未來,到企業里發展可能有更好的未來,因此很多就不再回來上大學了。這樣的分流方式很值得借鑒。

     

     

    來源:《在線學習》雜志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德國崛起的原因?只因這四個民族精神!


    0
    免费黃色大片